“让我爹摔断双腿。”李娇娇说道。

这次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一来,现在是傍晚了,就算再次反噬到自己身上,也只需要熬到凌晨。

二来,她如今躺在床上,实在没有摔断腿的必要条件。

李娇娇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以前言灵灵的时候,她希望能够没有现实制约和限制。

只要自己一张口,多么荒诞的事情都可以成真。

可是这时候,她倒是反而希望,真有现实规则制约。

楚蕴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再次把能量丢回到李娇娇身上。

别说。

还真有那么一点点限制。

楚蕴冷着脸,一巴掌强行拍进李娇娇身体。

肤凝如脂红唇美女生活照

李娇娇紧张的呼吸都停滞了,屏气凝神等着。

突然,腿上一阵奇异的痒意传来。

李娇娇忽然就紧张起来。

随后感觉到只有痒以外,并没有其他感觉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言灵术向来都是出口便成真。

她这都说完了,既然自己没倒霉,那就是已经应验到爸身上了。

心里一松,就想强行扭着脚在床单上蹭一下。

结果双腿刚动。

“咔嚓。”

木床跟着扭动一下。

“咔嚓咔嚓……”

床腿直接断裂。

李娇娇也随之摔落在地。

吴婶乍一听到声音,还以为李娇娇又要整什么逃跑的幺蛾子了。

赶紧跑进屋。

结果一眼就看到,依旧捆着双手双腿,跌在床底下,满脸扭曲的李娇娇。

李娇娇腿断了,就半人高不到的地方摔下来,断了双腿。

吴婶又惊又气。

“你个赔钱货你还能做什么?睡在床上都能摔断腿,你还有什么用,你还不如直接死了省事呢。”

吴婶骂骂咧咧的,很快李老爹和李逵也回来了。

听到吴婶的话,更是冷斥了一声晦气。

“你怎么不干脆摔死算了。”

听着自己的父母这样恶毒的诅咒,李娇娇原本最后一丝愧疚也消失殆尽。

呵,果然啊。

他们这个家,就不该谈什么亲情。

好歹是个活人,李老爹和吴婶李逵商量了一下,到底还是不能完全不管。

不说别的,腿肯定还是要固定一下的。

不然要是真拖下去以后都不能走路的话。他们可没那钱去养。

不过要固定腿,得先换身干净的衣服。

自从把李娇娇带回来,他们压根不想管。

等到第二天打开房门,发现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后,吴婶更不想管她了。

这么多天下来,早就臭的不像话。

可是此时不换也不行。

吴婶忍着恶心捂着鼻子给李娇娇擦洗了一下。

再翻出李娇娇之前逃跑的包裹。

这一翻,就翻出一百多块钱来。

吴婶直接就愣住了。

李老爹也惊讶的不行。

“这钱你给老子说清楚,哪来的?”

李娇娇疼的额头都在冒汗,压根不想回答。

那边吴婶飞快的回自己藏钱的地方,等看到自己的钱完好无损的时候,这才过来和李老爹说。

最高兴的要数李逵。

“爹娘? 这钱既然已经在她手里这么久了? 也没人说啥? 估计能用,指不定就是她哄着苗正那二傻子给她的呢。”

李老爹和吴婶其实不太相信的,不过除了这个也没办法解释。

不管怎么样,现在有了钱,至少李娇娇看病的钱有了。

花了一点钱请了大夫过来。

看看腿,顺便看看脑子。

大夫看腿倒是很快,看脑子耽误了些功夫。

最后到底疯没疯,也说的模棱两可,只是开了一些药试试。

李老爹没说什么。

反正只要脑子出了问题? 基本上也是一辈子的事。

他还没见过谁家的疯子治好的。

就算当下治好了,以后也得再犯。

索性也就只治腿吧。

因为李娇娇这一事故,一家子忙活半天。

都快深夜了,才吃上一口半热不冷的饭。

受伤了再不吃东西说不过去? 一家子破天荒的给李娇娇端了一碗稀饭过去。

李娇娇心里恨得咬牙。

这就是她的家人啊。

就因为自己又给他们贡献了一份娶媳妇的彩礼钱? 这不,终于肯赏她一碗稀饭了。

不过她这几天实在没吃几顿? 而且多数时候都只喝了点米汤。

是真饿的不行。

倒也没再拒绝。

等到李家一家都上床睡觉之后。

李娇娇硬生生熬到凌晨。

迫不及待的开口。

“让我的腿伤,马上好转。”

一点都不担心好的太突然会引起怀疑什么的。

当时也就自己还没爬起来的时候,她那个妈扶了她两下。

后来双腿的位置固定之后。

他们可是恨不得药都让她自己上。

只要自己不开口,也没到要死的地步,他们压根不会管她。

李娇娇说完过后,就全神贯注的把感觉放在腿上。

既然摔断的时候,可以不顾规则。

那么治疗的时候,应该也可以吧。

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双腿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李娇娇数着自己的心跳,数到绝望了。

双腿,依旧还是那样,钻心的疼。

李娇娇差点没直接崩溃了。

凭什么?

凭什么摔的时候就可以,她要修复的时候,就不行了。

这根本就不公平。

不管李娇娇怎么愤怒憋屈。

腿断了就是断了,一时间也修复不回来。

只能慢慢养着,慢慢恢复。

接下来的日子,李家倒是终于不再绑着她。

反正断了腿,也不可能跑的出去。

经过之前的几次失败,李娇娇也终于不再试图用言灵。

看上去老老实实的养伤。

不过后来她又用言灵尝试了几次。

倒不是用言灵说什么马上就治好双腿的话。

而是许愿得到一些能加快恢复的药和食物。

都是大晚上,趁着一家子都睡了说的。

倒是实现了。

反正到最后,李娇娇自己都不清楚,到底她的金手指有什么限制。

以前好像还有规律可循,现在越来越没章法。

所以除了偶尔让家里人摔个小跟头,脑袋长个包啥的。

用这种小倒霉事换点特效药。

也不敢再放开手脚用言灵。

李娇娇反思了很久,最后不得不放弃纯粹依赖言灵。

她觉得这可能也是上天对她的警示。

如果完全依赖言灵,都不知道提升自己。

那样就算以后拥有很多,恐怕也守不住。

世事无绝对,要是哪天彻底失去言灵了呢?

到时候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她就不信,凭着自己重生一次的智慧和先知,会对付不了文樱那个白莲婊,会过得比山水村的人差。

之前只是自己太过依赖言灵,恰好言灵出问题,才出了意外。

至于孙耀祖,她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

也是最后一次。

若是那个男人还是那么犟得话,等到以后他后悔的时候,她也不会心软。

她做的,已经足够偿还他前世给予自己最后的爱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