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慕迟曜握着手机,额角的青筋都一条一条的凸起了,“要什么才肯放了言安希,说!”

“要什么?”何母捏着嗓子,笑道,“我要钱,能给吗?”

“给!要多少?”

“一个亿。”

“没问题。”慕迟曜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慕总真是爽快啊……一个亿,买太太,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一个亿就一个亿,”慕迟曜说,“在哪里成交?把言安希给我带过来!”

“慕总啊,这么着急做什么呢?看这么大方的样子,我忽然想涨价了。”

慕迟曜忍住脾气,问道:“涨价?还想要什么?”

“两个亿。”

慕迟曜依然一口应下:“好。”

“两个亿的现金,慕总,可要想好了。”

性感诱人清纯妹子粉色泳衣湿发写真图

“现金交易就现金交易,只是……那么多钱,拿得走吗?”

何母哈哈大笑:“慕总啊,真是爽快。可惜啊,我跟开玩笑的,我才不要钱,我要钱干什么呢?”

慕迟曜头一次被人这样耍得团团转。

看得出来,他也是为了言安希,已经有点乱了分寸了。

平时的话,他有的是智商和精力,来对付这种龌龊的小人。

“到底要什么!”慕迟曜已经有些发怒了,可还是得忍着脾气,万一他让对方不爽了,那么,言安希就会有危险了。

言安希有危险,她肚子里的孩子……

也会跟着受到危险。

“要什么?慕总,真的会给吗?”

“当然!只要放了言安希。”

“好!”何母说道,“既然慕总答应了,那一切就好谈了。”

“约个时间和地点,我们见面。”慕迟曜说,“有什么,当面说。”

“就见面了?慕总还真的是心急。”

“那还想怎么样?”

“我还没想好!”

慕迟曜低下头去,揉了揉眉角:“好,好,想。我有一个要求。”

“慕总有什么要求?”

“让言安希接电话。”他说,“我要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

“可以啊,没问题,不过,慕总,我只给一分钟的时间。”

“可以。”慕迟曜说,“一分钟就一分钟。”

何母拿着手机,往关押言安希的黑屋子走去。

慕迟曜退出通话,但是没挂断,马上招手,让人过来。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格子衬衫的男生走了过来,看着还挺年轻的。

言安宸在一边看着,也不知道姐夫和这个人是在干什么。

慕迟曜开着免提,那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看来那人是去找言安希了。

该死,他们把她关在哪里了?

她怕黑啊!

言安希正蜷缩在墙角,准备睡一觉,忽然开门的声音,把她给吓到了。

她“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又来找她,不会是要对她……动粗吧?

何母捂着手机的收音筒,看着她:“言安希,慕迟曜要跟说话。”

“慕迟曜?”言安希一听,立刻就伸手要来拿手机。

何母一把拿开:“我告诉,我只给和慕迟曜一分钟的时间。我会打开免提在一边听着,最好别跟我玩什么花样。”

言安希咽了咽口水,点点头:“好。”

何母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最好安分点,不然,我撕票了,把的尸体丢在这荒山上,谁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是我干的。”

言安希想象了一下那画面,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何母点开免提,把手机递到她嘴边,捏着嗓子:“慕总,可以说了,一分钟,一秒钟都不可以超过。”

言安希只觉得何母的这个声音……阴阳怪气。

但是她也顾不上用时间来想这些了,一分钟,六十秒,每一秒都是非常非常珍贵的。

“慕迟曜,慕迟曜……”她喊道,“我在这里。”

慕迟曜顿时握紧了手机:“言安希!怎么样?”

“我还好。”

“他们没动吧?”

“没有。”言安希回答,“我现在很好,除了……”

慕迟曜顿时紧张了:“除了什么?”

“除了这间屋子很黑之外。”言安希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这里都没有窗户,我都不知道时间……”

“等我。”慕迟曜说,“我会来找的,我会把救出去的。”

“慕迟曜……”言安希咽了咽口水,看着何母,又把心里想说的话给憋回去了。“我等。”

她相信他会来救她的。

听到言安希这句“我等”,慕迟曜更是攥紧了手机,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她的身边去。

可惜,身不由己。

“好,等我。”慕迟曜沉沉的说道,“要坚持住。”

言安希咬了咬牙:“慕迟曜,不是林玫若抓的我,是……”

她后面最关键的几个字还没说出来,在唇齿间盘旋,何母已经眼疾手快的,一把将电话挂断了。

慕迟曜握着手机,眉头皱得死紧:“喂?喂?言安希!是谁?谁?”

可惜,电话已经挂了。

慕迟曜气得举起手机,就要往地上摔。

可是想了想,他又忍住了,只把手机递给了刚刚那个穿格子衬衫的男生。

男生拿着手机就出去了。

而何母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攥着手机,惊魂未定。

她指着言安希:“这个女人,差点害死我了!”

话音一落,她“啪”的一声,就扇了言安希一个耳光。

言安希被关在这里一天,就吃了一碗素面,浑身无力,这一耳光,竟然打得她往一边偏去,整个人晃了晃,膝盖一软,往地上倒去。

偏偏她身边又是墙壁,她的额头又“砰”的一声撞上去了,顿时就红了一大块,隐隐渗出血丝来。

何母尖叫道:“这个女人,差点害死我了!”

言安希软软的倒在地上,眼前都花了,看不清楚。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看着地上的灰尘,说道:“就算我不说,慕迟曜也迟早会知道的。”

“我让说了吗?”

“想知道何浅晴的下落,所以把我绑到这里来,不惜出一百万让外面那些人帮做事。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我不知道何浅晴在哪里……的如意算盘,一下子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