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维信聊天后,苏渃就没有再打扰楚俞了,毕竟新作的构思只能靠楚俞自己,她最多只能在新作构思完成后提一些意见,所以这几天,她一直在楚俞世界中处于隐匿状态。

“你这不是废话吗?”楚俞没好气道。

“如果到现在为止都没想好新作的构思,那下周五的连载会议上我怎么可能把三话原稿画出来!”

“嗯嗯……..没错,看你的状态很昂扬,看来这段时间没有偷懒…….”苏渃一边点头,一边道。

不过,苏渃马上注意到了楚俞话语中的不对劲。

“原稿……..什么原稿?”

“哈?”楚俞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你说什么原稿?当然是新作的原稿啊!不是你说让我下周五前画出三话新作的吗?”

“你特意过来就是为了把我宝贵的作画时间浪费在这种问题上的吗?”楚俞没好气道。

苏渃总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察觉到的不对劲的感觉从何而来。

“你的意思是,你这一星期不是在画新作的分镜na,而是直接在画新作的原稿?”

楚俞眨了眨眼,他似乎也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犹豫了一下,他才道。

清新妹子都市浪漫时光唯美写真

“e…..没错!”

“你画了多少了?”苏渃闻言眼神怪异的看着他。

“差不多一话多一点吧!二十五六页漫画的样子。”楚俞道。

“什么?”苏渃眼睛都睁大了。

“二十五六页…….一个星期,你一个人?”

“你开玩笑吧!”

“算了。 。先不管这些了,你画的原稿在哪儿,我看看?”

“桌子上那一叠就是。”楚俞一脸莫名其妙,苏渃今天咋回事啊!

苏渃也不和他废话,直接冲过去,小心的拿起稿子就开始看了起来。

……

入目,浪客剑心.追忆篇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已经病入膏肓了……”

“时代也如此,人心也如此…..”

幽静的夜晚,一名俊郎秀逸的男子,独自盘坐于小溪前,看着夜空,发出这样的感叹。

只是简单的画面,一种压抑而悲凉的气氛从画稿中传达而出。

这…….

苏渃眼神变得认真了。

下一幕。画飞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场景一转。

一群女人,带着一个小孩亡命逃奔。

身后,是穷凶极恶的人贩子。

杀戮,没有任何同情心的杀戮。

那些人贩子的表情和眼神中,没有对生命存在一丝一毫的敬畏。

女人们和小孩被追上了,所有人难逃杀戮。

“请放过这孩子吧……”

女人们护在孩子面前,哀求强盗。

但回应她们的却只有刀剑。

最后一个女人在被利刃穿透了脖颈后在宁死前却将最后的目光看向那个小男孩,用微弱的声音对他说。

“…….活下去!”

接下来,在小男孩也即将遭遇屠杀之际,那俊郎的男子出现,干净利落的斩杀了现场所有的强盗。

于男子来说,他也不过是顺手救下一个人而已,但这又有什么用。…,

这样的事情,在这个世道上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他只能救下眼前的人,却无法拯救这个已经腐朽的世道。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离开这里。

但当第二天再次路过这里时。

却发现,那个被他救下的小男孩已经将现场所有人都埋葬,包括那些想要把他杀死的人贩子……

经过一番交谈,男孩被男子收为弟子,将他改名为剑心。

…….

接下来,画面再次一转,已经成年了的剑心于一个夜晚中,表情漠然的杀死了一名男子,而男子最后的一剑也在他的脸上划出一道伤痕。

临死前的男子,回忆中闪现出一个美丽女人的脸,嘴中说着。

“不想……死…….巴!”

……

楚俞所画的内容到此为止。

老实说。。苏渃没弄懂楚俞到底想要画怎样一部作品。

但苏渃却在看完这短短一话漫画后,却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想要继续看下去的心情。

看楚俞漫画里的剧情来看,地点应该是RB岛,时间也是设定为一百多年前的RB。

虽然这个世界上,RB已经归属为龙国的一个省,但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把主角和故事发生地点这样设置,洛省的读者会买账吗?

苏渃不知道,但看到了楚俞放置在桌子上的红牛喝咖啡,她并不想在这种问题上挑楚俞毛病。

她相信楚俞一定思考过这个问题,但在思考过后还依旧这样设定。 。那就证明这样的设定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把这些抛开,单纯以一个编辑的角都来看这一画漫画的内容,苏渃也只有一个想法。

“真是厉害啊,你!”

……

一个小时后。

楚俞一脸懵逼的看向苏渃。

“所以说,你说的在下星期前交出三话漫画,说的不是叫我交出三话原稿,而是三话分镜na吗?”

“没错!”苏渃道。

漫画na,也就是相当于漫画创作前的草稿一样的东西,只是大体上把漫画的分镜,内容表现出来的一种东西。

一般来说,编辑审核漫画稿都是先看漫画na,确定没有问题后才会让作者将原稿画出。

也是楚俞不按常理出牌。画飞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第一次投稿时就直接把七话言叶之庭原稿画出,直接投稿了。

所以苏渃下意识也没把楚俞当新人看待,也没细说。

但仔细想起来,楚俞还真除了画漫画外,什么都不懂。

苏渃怎么也不会想到,楚俞居然这一星期在画的不是漫画na,而是漫画原稿。

更离谱的是,他居然一个人一个星期画出了二十多页原稿出来。

这简直刷新了她的认知观。

她以前负责的作者,哪个不是在有几个助手协助的情况下,一周画个二十页漫画还要死要活的。

哪像楚俞,简直堪明市漫画界的触手怪和劳模。

单枪匹马,竟然准备两星期画出三话漫画原稿。

而且照这楚俞的绘画速度,还完有可能性。…,

“那现在怎么办?”楚俞傻眼了。

“我不画原稿了?去把漫画na画出来就ok了吗?”

只是创作漫画na那种草稿水平的画作,哪用楚俞花这么多心思,想到这段时间一直焦虑作画时间不够的自己,今夜还想依靠红牛喝咖啡爆肝的自己,楚俞觉得自己特傻逼。

“不…….”

苏渃想了想。。道。

“虽然是阴差阳错,但似乎也不是纯粹在做无用功…….”

“和你商讨后,虽然还是不是很明白你从言叶之庭那样的小清新漫画转到画这样一部作品的用意是什么?这部作品的成品是个什么效果我也不能判断。”

“但有一点我是听明白了。 。这部作品暂时就只是十六话就结束了吗?”

“老实说,这和漫影上连载的作品篇幅要求还有一定的差距,但也差的不是很多,至少比起言叶之庭的篇幅要好很多。”

“所以说,如果在下周的连载会议上,你真能拿出成熟而精彩的三话完成品漫画。画飞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我觉得…….倒是对你竞争这次席位有不小的帮助。”

“但前提是,你确定你能赶在那一天前,完成这三话漫画的原稿吗?”

(注意:作者设定中的主角作画依据为浪客剑心追忆篇的动画,而不是原作漫画。之所以这样设定,只是因为作者在对比漫画和动画区别后,觉得动画不管是在节奏还是改变的一些小剧情上,都比漫画要好,所以就这样设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