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霸道帝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那个时候的夏初初,单纯,性格爽朗,爱笑,为朋友两肋插刀,做什么都不顾及后果,只要她喜欢,她高兴,她乐意。

想爱一个不能爱的人,那就爱,奋不顾身的去爱,像从来没有被伤害过那样的去爱。

结果呢?

那样的性格,终究还是被现实给磨平了。

“以前的夏初初太傻了。”她说着,倒是先叹了一口气,“傻着傻着,然后伤着伤着,就改变了,就学会保护自己了。”

“可是,我想用我最大的努力,把现在的夏初初,再带回以前。”

夏初初抬头,终于看了厉衍瑾一眼。

他的轮廓还是那么的分明,他的模样,依然还英俊如初。

只是,时光还是在他的脸上,刻下了一点点的痕迹。

但一点也不丑,一点也不,反而,还有几分成熟沧桑有担当的味道。

清纯美少女双马尾调皮可爱图片

“不可能了。”夏初初轻笑一声,“小舅舅,这次我回来了,我是不打算走。但是,别逼我走,好吗?”

厉衍瑾垂在身侧的手,猛然握紧,手背青筋暴起。

“逼走?”

“我们能像陌生人一样,就尽量的像陌生人吧。”夏初初说,“和乔静唯好好的过日子,我带着夏天,好好的过我们的平凡生活。”

“以前,就当做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发生过,好吗?”

“知道这句话有多残忍吗?”

夏初初反问:“小舅舅,知道好不容易放下了过去,又要重新拾起,又有多残忍吗?”

厉衍瑾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夏初初抬手,随意的拨了拨头发:“话说得太透,太彻底,反而不好了。走了,小舅舅。”

她往前走着,感觉脚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每走一步,都那么的飘忽,不像是走在地上,一点踏实感都没有。

夏初初有点飘,心里的难受,翻江倒海的袭来,就想四年前的一样。

没走多远,她听见厉衍瑾的声音传来:“好,好,夏初初,我就如所愿……如所愿!”

他说了两遍。

夏初初没有回头:“好,谢谢小舅舅。”

她口干得要命,嗓子里像是在冒烟似的,急需喝水。

被这一闹,她哪里还有心情去买水喝?

再说……夏天要是面试完,没见到她,会着急的。

这么一想,夏初初匆匆的往前走,加快了脚步。

而厉衍瑾,在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之后,他也离开了这所幼儿园。

这两天……是他犯贱了。

他把自己放得这么低,做着为她好的事情,结果呢?

是他傻了。

她都可以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生小孩了,哪里还会记得,他曾经有多深爱过她?

都说男人绝情,其实,女人若要是绝情起来,比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夏初初的绝情,让他望尘莫及!

好,好,就从现在开始,他如果再对夏初初好,再为她着想,再去热脸贴她的冷屁股,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蠢得无可救药!

厉衍瑾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幼儿园,他走的时候,衣摆都被风带起,看起来气场十足。

一坐上车,他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冷硬模样。

这样的他才是真的他,刚刚的他……不是他,不是。

厉衍瑾冷声说道:“回公司。今天的事情,谁要说出去半个字,自己知道下场!”

“是,厉先生。”

车子绝尘而去。

教室外面,夏初初刚刚站定没多久,门就开了。

夏天从里面走了出来,笑得十分开心:“妈咪!”

夏初初勉强的挤出笑容:“夏天,怎么样?园长的问题,不难吧?”

“我都回答上来了,园长还夸我呢!”

“真棒,我就知道,我们夏天最聪明了。”

“妈咪,我的表现这么好,应该会被录取吧?这样的话,就不用陪我到处跑了,可以回家休息了。”

见夏天这么的为她着想,夏初初心里一暖。

发生再多的不愉快的事情,但只要看到夏天,她就觉得,被治愈了。

有这样一个女儿,陪在她的身边,再灰暗的日子,再难熬的时间,都变得美好起来。

夏初初摸了摸她的头:“我们再去几家幼儿园吧,妈妈不累。”

“为什么啊?妈咪,这里就挺好的。”

“听妈咪的,好吗?不能只来这一家幼儿园,万一出现什么意外呢?我以前有没有跟说过,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句话懂吧?”

夏天点点头。

“是的,”夏初初亲了亲她,“所以,我们再多去几家幼儿园,到时候如果都录取了的话,我们就再从中选择。我不累,不用担心我的。”

“好吧,妈咪。”

夏初初站了起来,牵着她的手,赶往下一家幼儿园。

她完不敢告诉夏天,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那件事,会影响到她入学。

她也不会让夏天知道的。

慕氏集团。

厉衍瑾回到公司,脸色阴沉得可怕,比平常要可怕很多。

弄得总经理办公室外的人,面面相觑,又十分慌张,生怕自己什么时候不小心,就撞枪口上了。

厉衍瑾一到办公室,就把门给甩上,砰砰直响,还顺便说了一句:“不要打扰我。”

这一句话,就连他的助理,都不敢去敲门了。

完了,总经理今天的心情又不好了。

谁敢去老虎头上拔毛啊,得,安分的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偏偏这个时候,助理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连忙接通:“喂,慕太……呃不,言总。”

“们总经理,到底回来没有啊?手机打不通,人又不在办公室,他是出了地球了?”

言安希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厉衍瑾没接,她就找他的助理。

“回来了回来了,言总,我们总经理刚刚回来。不过他……”

“是吗?”言安希打断他的话,“回来了就行,我马上找他。”

“言总,我觉得……”

助理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挂了。

五分钟不到,言安希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总经理办公室外。她抬手敲门:“厉衍瑾,是我,给不给面子,见一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