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玄两人走到大院前,刚将院门拉开,就被一道声音叫住。

“姑娘!”

林清菡一回头,见原本已经睡下的老爷子,不知何时站在房门前,看着院中自己两人。

“这太晚了,休息吧,明天再出去转也不迟啊。”老爷子语重心长道。

“没事。”林清菡微微一笑,“老爷子,我们就出去转转,你早点休息吧。”

林清菡说完,不给老爷子再说话的机会,走出院子。

有张玄跟在身边,林清菡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安心,因为她知道,只要身前的男人在,他会帮自己挡住世间一切难题,而能难倒这个男人的人,放眼世界,又有几个?

老爷子看林清菡两人不听劝阻的走了出去,眼中尽是惋惜。

张玄和林清菡两人走出大院。

在院外,是一片黄沙,这里号称大漠黄河,整个联排的农家院都是建在黄沙上的。

母亲河自黄沙不远处缓缓流过,在河边,燃着一整团的篝火,一阵欢声笑语传来,显然那边正在举行着篝火晚会。

“老公,我们先去隔壁看看吧。”林清菡指了指那对年轻学生所住的农家院。

安静少女居家情绪写真图片

张玄点了点头,走了两步,轻轻叩响隔壁的院门。

“谁!”一道充满惊慌的女声响起,紧跟着鸦雀无声。

纵然张玄站在门外,也能想到门内两人此刻是何反应,这一声谁,肯定那女孩是下意识发出来的,后面再也不敢出声了。

“两位,别担心,我们没有恶意,能给我们说下关于林氏的事么?我们是记者,来暗访的。”张玄随便找了个借口。

听到记者两个字,院内的那名男生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透过门缝,当看清是张玄和林清菡之后,才放下心来。

首先,张玄和林清菡年龄都不大,以林清菡的容貌,无论男女,都会很容易对她产生好感。

第二,今天在车上,张玄和林清菡,都跟导游产生过冲突,在这青年看来,大家是属于一个阵营的。

“你们真是记者?”青年脸上有些激动。

“对,可以了解些事情吗?”张玄站在门外,冲着门缝微微一笑。

在张玄这一个微笑下,青年有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心中顾虑部消失,将院门打开。

要知道,张玄现在已经到了凝气境,彻底超脱出普通人的范畴,他的一个眼神,就能够影响到普通人内心最深处的情绪。

院门打开,院内的女孩正抹着脸上的泪水。

林清菡的目光锁定到青年的脸上,能够明显看到,青年的脸上尽是淤青,嘴角上还有残留的血迹,衣服都有些破烂。

张玄转身,将院门关上,随后开口问道:“刚刚听你们再谈论林氏的事,发生了什么吗?”

张玄目光扫过青年和女孩身上,女孩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声,脸上出现怯懦的神色。

青年捏紧拳头,出声道:“哥,关于林氏的事,你们敢报道么?”

“当然敢。”张玄自信一笑,“我们出来做暗访的,自然就敢报道。”

“好,那我就给你们说,林氏,简直就是一群强盗!”青年咬牙切齿,眼中充斥着仇恨的目光,伸手指向院门外,“刚刚我和我女朋友接到了篝火晚会的邀请,就打算去玩一玩,谁知道那个导游,半路带来了几个人把我俩堵住了,拿出一个镯子,说是她今天从黄阁庙帮我买的,必须让我一万块钱买走,不然就不能走。”

“还有这种事?”林清菡眉头一皱。

如果说,导游下午逼着人必须消费,那是强制消费,可现在把人堵住,让买东西,那性质就接近于抢劫了啊!

“对!我实在没想到,林氏这么大的公司,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勾当!”青年话中,尽是对林氏的讥讽,“那个导游拿出的镯子,很明显就是塑料的,街边一块钱就能买来,我不愿买,他们就说要碰我女朋友,我!”

青年说到这时,眼睛都红了。

张玄非常能够体会到青年心中的怒火以及愤怒。

一个男人,吃再大的苦,受再大的委屈,都能承受,可这个苦和委屈,一旦牵扯到了自己的爱人,家人,就会让这个男人丧失理智。

当初张玄,也没少过这样的冲动,哪怕现在,他已经贵为地下君王,已经站在世界顶峰,已经阅历社会,但依旧无法容忍这种事情。

林清菡有些心疼的看向那名女孩,女孩强忍着不让自己落泪,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能够想象到,在对方说出那样的话时,她的内心当中有多么的害怕。

林清菡走到女孩身旁,轻轻抓住对方颤抖的手,心中的怒气越来越盛。

如果说,林氏的那个高层,只是贪些利益,她林清菡,并非不能忍,毕竟这种事情,无法彻底杜绝,可现在,已经有人打着林氏的旗号,在外面为非作歹,威胁他人安,视法律如无物,这种事,任谁出面,林清菡都不能忍。

青年渐渐松开拳头,继续说道:“他们可以欺负我,但不能欺负我女朋友,我没忍住,跟他们打了起来,结果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模样,最后……”

青年说到这,苦笑一声从兜里拿出一支塑料手镯。

“哥,姐,你可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那一万块钱,都是我们刚刚从贷款软件里借出来的,我们真的还不上,这林氏也太欺负人了。”女孩眼中不停流出泪水。

“一定的,你们放心。”林清菡很肯定的冲女孩道。

张玄看了眼林清菡,问道:“怎么样,老婆,还打算跟下去么?”

“不跟了。”林清菡摇头,“事情已经到这,后面有多肮脏,我也不想再看到,跟这件事有关的人,部都得受到惩罚。”

“行。”张玄点了点头,“那走吧,为非作歹的人,也不能让他们猖狂太久。”

张玄说完,扭身,便朝院外走去。

“大哥,你们干嘛去啊?”青年听到张玄的话,连忙问道。

“当然是去制裁他们了。”张玄很轻松的回答道。

“不能去啊,他们是林氏的人,你们不能这样直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