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瑶看着他:“沈北城,在干什么啊……和嫂嫂聊得那么开心?”

“没什么没什么。”言安希赶紧接话,“怎么来了?”

“我去沈北城办公室找他,结果秘书说他在这里,所以我就过来了……没想到,嫂嫂也在这里。”

言安希眼睛一转:“我,我来陪迟曜工作。”

慕瑶疑惑的说道:“可我刚刚看见的是……和北城聊得很开心。”

“是啊是啊,有几天没见了,所以随便聊聊。”

慕瑶走了过来,站在沈北城身后,手随便的搭在他肩膀上:“嫂嫂,这哪里是来陪哥哥工作,分明是来打扰哥哥工作的。”

“慕瑶啊,我说和沈北城在一起,怎么也学会了他的油腔滑调?”

慕瑶笑了:“有吗?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说实话,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哥哥的总裁位置上,旁边紧挨着一个女人。

言安希看了她一眼:“还说没有,一来就取笑我。”

说着,言安希悄悄的给沈北城递了个眼色。

洋娃娃般鹅蛋脸美女穿婚纱写真

沈北城接收到了,也没说什么,现在慕瑶在这里,也不好继续讨论。

慕迟曜淡淡的问道:“慕瑶,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沈北城。”

“我来……找嫂嫂的。”慕瑶说,“哥,能不能把嫂嫂借我两个小时啊,下班就还给。”

慕迟曜却一副不好商量的表情:“要做什么?”

“设计部缺人啊,哥。我找嫂嫂过去,给我点意见什么的,嫂嫂有这方面的专业嘛……”

言安希二话不说就站了起来:“好,反正我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走吧。”

慕瑶一听就高兴了:“真的啊,这么容易就让哥哥放人了?”

“反正都是在公司里啊,有什么放人不放人的,还想把我给拐了不成?”

“哪敢啊,我要是把给拐了,哥哥得打死我不可。”

慕瑶一边说着,就过来牵言安希的手。

言安希回头看了慕迟曜一眼:“我去设计部一趟,下班时间再来找,……等我就好了。”

两个人走后,沈北城长长的叹了口气。

慕迟曜看了他一眼:“叹什么气?我还没叹气。”

“我还以为瑶瑶是来找我的,结果把言安希给拉走了。她明明说是去我办公室找不着我,才来这里的。”

“还不准别人临时改变主意吗?”慕迟曜说,“她还拐走了我老婆。”

两个大男人,平时在外面呼风唤雨的,现在在这里互相哀怨感叹。

沈北城敲了敲桌子:“知足吧,言安希还是听话的,走的时候还跟叮嘱两句。看我们家的,头也不回就走了,这没心没肺的……”

慕迟曜抬眼看着他:“很闲吗?又要准备求婚又有工作,还在这里闲聊?”

“厉衍瑾最近成了工作狂啊……大部分他能处理的事情,都没上到我这里来了,我可不乐得清闲。”

“这么说来,能腾出时间准备这场求婚,厉衍瑾还是大功臣!”

沈北城点点头:“可不就是。等我忙完了,我得帮他介绍一个好女孩,从夏初初那段感情里走出来。“

“别折腾了。”

沈北城站了起来:“哎,我早就说,他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这,不是摆明着给自己找麻烦。”

慕迟曜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自己能控制自己喜欢谁的话,世界上就没有这么多的分分合合了。”

“说的对,走了。”

慕迟曜“嗯”了一声,低头看着自己身边空出来的小小位置。

原来这里可以多坐一个人,刚好坐下她。

设计部里,言安希和很多的设计师坐在一起,讨论着工作。

她很认真,也非常的专注,心无旁骛的,和慕氏集团里,有经验有能力的设计师一起工作。

言安希想,她要是能成为设计部里,一名优秀的设计师,那该有多好。

设计部里的人,刚刚开始还因为她是慕总太太,而有点拘谨,但是接触下来之后,发现她非常的好相处。

没多久,陈航出现在设计部,和几个总裁秘书拎着大包小包的,送来一家高级餐厅的下午茶。

这一看就是沾了慕总太太的光。

言安希觉得,这个下午她过得很快乐,充实。

晚上。

言安希洗完澡,让慕迟曜帮自己吹干头发,就窝进了他的怀里。

慕迟曜抱着她,下巴抵着她的发心,闭着眼睛。

看得出他有点累了。

言安希很小声很小声的喊了一句:“老公……”

“嗯?”很快,慕迟曜懒懒的就应了一句。

“啊……没睡啊。”

言安希还以为他已经进入睡眠状态了,所以试探性的喊他一声,没想到他还应了。

“难得喊我一句老公,我能不听到?”

言安希轻笑了两声:“没什么啦,我就是有件事,想和商量一下。”

慕迟曜依旧还是闭着眼睛,声音浑厚:“说。”

“我能不能……去设计部工作啊?”言安希问,“我每天在家,就一个人,又不能陪着我,我都快无聊死了……”

慕迟曜很快就给出了答案:“不行。”

言安希的小脸一垮:“为什么啊……”

“不行就是不行。工作很累,强度很大,不是能吃得消的。”

“我没有这么娇弱,真的,我又不是没工作过……以前安宸在重症监护病房躺着的时候,为了医药费,我每天都得打三四份工。”

说起以前的事情,言安希倒是十分的轻描淡写,语气里没什么抱怨或者是不愿意提起。

可慕迟曜听到之后,这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

他把双臂用力的收了收:“以前的苦难都过去了,现在,以后,将来,都会过得非常好。”

他不会再让她受半点苦。

“我知道,我有。”言安希小声的说,“可是我不希望,我就一直活在的羽翼下,一辈子都这么的游手好闲……”

“我愿意让我的女人游手好闲,谁有资格来指手画脚?”

言安希心里暖暖的:“我知道啦。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份事业,这样的话,我可以过得更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