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暴力!

奥莉娅,克莱夫等人不由的咽了口唾沫,头皮一阵发麻。

以肉身强大著称的巨魔族黑暗种竟然被王腾生生打爆!

这家伙也太可怕了吧!

简直是个超级暴力狂啊!

而且他们如果没有记错,王腾还是行星级武者吧,居然就能击杀魔王级的黑暗种了,这天赋不要太妖孽啊!

克莱夫突然有些庆幸当初没有再和王腾纠缠下去,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4成力之奥义果然够强!”王腾看了看自己的拳头,突然咧嘴一笑。

克莱夫看到他那森白的牙齿,顿时就是一个激灵……太可怕了!

以后还是不要去招惹他比较好。

王腾将巨魔族黑暗种死亡之后掉落的属性气泡拾取了起来。

【黑暗星辰原力*11500】

可爱小女生吹泡泡自在写真

【王级黑暗天赋*350】

【行星级精神*300】

【力之奥义*500】

【魔变*100】

……

黑暗星辰原力涌入王腾体内凝聚的黑暗星辰之中,让王腾的黑暗原力境界提升了一小截。

【黑暗星辰原力】:17500/30000(行星级三层)

王级黑暗天赋则是化作王腾黑暗天赋的一部分,将他的黑暗天赋提升了少许。

【王级黑暗天赋】:2290/10000

300点的行星级精神可以转化为30点恒星级精神,对于恒星级精神那五万点的上限来说聊胜于无。

随后是500点的力之奥义,这巨魔族黑暗种居然也掌握了力之奥义确实让他有些吃惊,不过碰上了他,就有点倒霉了。

王腾将力之奥义提升到四成,直接碾压了巨魔族黑暗种的三层力之奥义。

而巨魔族黑暗种留下的这500点力之奥义则是成为了王腾力之奥义更上一层的一块砖头。

【力之奥义】:1500/3000(4成)

脑海中浮现不少关于力之奥义的感悟,王腾很快将其消化接收,成为自己的领悟。

最后是100点的魔变属性,这个属性自离开地星之后再次出现,王腾也不知该作何表情。

但该接收的还是要接收,万一用得上也说不准。

【魔变】:150/300(熟练)

……

轰!

正当王腾这边击杀一头魔王级黑暗种,让四周的人类武者颇为振奋之时,远处防御阵法的一角突然传来剧烈的轰鸣声。

吼!

吼!

黑暗种的嘶吼声此起彼伏的传来。

众人猛地转头看去,无不是骇然失色。

防御阵法居然被破了!

一个巨大的洞口出现在防御阵法的一角,无数的黑暗种像是蚂蚁般冲击进来,数之不尽,让人头皮发麻。

“快!”

“挡住它们,不要让它们进入阵法之内!”

大乾帝国一方的恒星级武者怒目圆瞪,发出震雷一般的大喝声。

一个个武者冲向那处洞口,拦截黑暗种。

“杀!”

武者们都红了眼,喊杀声震天。

所有人都很清楚若是让黑暗种彻底进入战争堡垒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死守。

“退后!退后!”

终于堡垒之内的重型武器发动了攻击,由原力凝聚的光球,光束尽数落在那处洞口所在位置,要以大面积火力覆盖,扫除黑暗种。

轰!

轰!

原力攻击在黑暗种当中爆炸而开,那些低级黑暗种根本抵挡不住这攻击,全部被炸的支离破碎,黑色血液溅落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堆满了地面。

“守住!”

“守住!”

武者们嘶吼着,再次冲上去击杀受到重创的黑暗种。

那些低级黑暗种根本毫无智慧,刚刚被灭杀了一波,它们也毫无畏惧,再次不要命似的顶了上来。

“走,我们过去帮忙!”奥莉娅面色难看,招呼克莱夫等人往那边冲去。

王腾速度更快,瞬间便越过奥莉娅等人,来到那处洞口上空,手中战剑斜指天空,海浪声猛然响起。

“让开!”王腾冷喝一声。

下方武者看到王腾背后升起的滔天巨浪,纷纷骇然后退。

王腾举剑挥出。

奥义——千重浪!

轰!

原力化作一层又一层的海浪冲击而出,下方的大量黑暗种被卷入其中,绞杀当场。

奥莉娅等人刚刚赶到便看到这一副场景,全都不知该说什么。

这彪悍的攻击,莫名的很符合王腾的风格!

几人冲向其他黑暗种,加入战团,与黑暗种厮杀起来,他们的实力其实并不弱,达到行星级,在低阶黑暗种当中无疑是一台台杀戮机器一般,疯狂的收割着大量黑暗种。

但黑暗种自然不可能眼看这般局面发生,后面几头魔君级别的黑暗种当即冲杀而来,与奥莉娅几人厮杀到了一处。

轰!轰!轰!

大战爆发,双方来我往的,打的好不热闹。

王腾也没闲着,四处收割黑暗种的生命,体内的黑暗星辰原力不断上涨。

这感觉倍儿爽!

防御阵法之外,一些强大的黑暗种正在轰击阵法,企图将其彻底毁掉,攻入战争堡垒之中。

在它们的轰击下,阵法不断震颤,情况越发糟糕。

“符文师,符文师在哪里?赶快修复阵法!”

“武者保护我方符文师!!!”

怒吼声传遍整个战争堡垒。

符文师早已出动,他们赶到了阵法被破坏处,开始紧锣密鼓的修复防御阵法。

不少武者围绕在四周,保护符文师的安全。

王腾目光望去,看到这些符文师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却迟迟无法修复阵法,而黑暗种的破坏速度却是直线上升。

“这样下去,阵法迟早被破!”

王腾眉头皱起。

“王腾,先去帮他们稳住阵法!”圆滚滚的声音在它脑海中响起。

这也是王腾的想法,他当即不再犹豫,径直落在阵法破损最为严重的地方。

四周的武者见到一人突然落下,全都紧张的戒备,差点对王腾展开了攻击。

“自己人!”王腾道。

“是谁?”四周的武者都是战争堡垒之内的守卫军,他们不认识王腾,仍然警惕的望着他。

黑暗种伪装成人类的事在战争中时常可见,这次黑暗种能够如此轻易的攻入战争堡垒,恐怕就是有善于伪装的黑暗种伪装成了人类的模样混入了战争堡垒之中而没有被人发现。

所以这些守卫军非常谨慎。

“请出示身份?”一名像是领队模样的守卫军目光冷冷盯着王腾,沉声道。

“呃……我没有身份!”王腾摊了摊手。

哗啦一声,所有的守卫军抬起手中的武器,对准了王腾,一言不合就要开枪。

他们手中大多拿着符文枪械,符文枪械上面的符文开始聚能,随时就会动手。

“等等!”这时,一道急切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众人顿时转头看去。

“殷海!”

王腾认出了开口之人,有些诧异,毕竟被他虐了这么多天,记不住人家就有点不给面子了。

他也是协助保护符文师的一名武者,本来正在外围抵挡黑暗种,看到守卫军就要对王腾动手,连忙出声制止。

他知道王腾是谛奇亲自带来的,怎么都不可能与黑暗种有关系。

“认识他?”那名守卫军领队问道。

殷海走上前,对他耳语了几句,守卫军领队脸上的警惕之色立刻消退了不少,大手一挥,四周的守卫军顿时散去,火力覆盖,继续协助外围的武者抵御黑暗种。

“居然是谛奇大人的客人!”他惊讶道:“不过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符文大师。”王腾直接道。

“是符文大师!!!”

不仅守卫军领队非常惊讶,殷海也是震惊异常。

“有什么问题吗?”王腾说话间,已经向那一堆正在修复阵法的符文师走去。

“不,没问题,如果真的是符文大师,请立刻帮忙修复阵法,拜托了!”守卫军领队大喜过望,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冲着王腾请求道。

符文大师啊,即便是这处战争堡垒之内,符文大师也不过十二名而已,分散到阵法各处,几乎每一个破损处能够两三名就不错了,人手非常紧缺。

而此处破损由于最为严重,分配了四名符文大师,但仍是不够。

如果王腾真是符文大师,有他加入,绝对可以有效的缓解其他符文师的压力。

王腾没有多言,径直来到一堆忙碌的符文师面前,目光一扫,发现四周已经散落了一地的属性气泡。

没有细想,精神念力扫过,先拾取了一波。

【符文知识*100】

【符文知识*50】

【行星级精神*60】

【符文知识*80】

【行星级精神*120】

【皇境精神*150】

……

王腾不由的大喜,意外之喜,真是意外之喜呐!

果然做好事就会有好报,这都还没开始呢,就先来了一波小收获!

统计下来,符文知识总共1150点,行星级精神总共850,皇境精神1200点。

精神属性倒还是其次,主要是这些符文知识起了极大的作用。

随着这些属性气泡融入他的脑海之中,一段段符文知识浮现而出,形成感悟被他消化吸收。

王腾原本是符文大师,可现在突然就晋升到了……宗师级!

就挺秃然的~

他都没有半点准备,就那么水到渠成的突破了,然后他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宗师级大佬。

宗师级,那绝对是大师级需要抱大腿的人物,妥妥的大佬。

【符文师】:310/10000(宗师)

王腾看到属性面板的变化,嘴角顿时泛起一丝弧度,且怎么都抑制不住。

现在要修复这防御阵法,把握就更大了。

于是王腾大步走到一名阵法师面前,从对方的造诣不难看出,此人是一名大师级。

王腾见他皱眉苦思,似乎陷入极大的困境,不断抓着自己那花白的头发,问题是他的头发已经所剩无几,就两边还剩那么点可怜的杂草,他居然还不放过,愣是下得去毒手。

王腾看得都替他感到心疼。

“符文师也挺费头发啊!”他不由摸了摸一头浓密的黑发,莫名的感慨了一句。

“咳,阁下是不是快点动手?”守卫军领队看到他的样子,不由看了那名阵法大师一眼,嘴角一抽,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在旁边干咳一声,小声的问道。

王腾瞥了他一眼,知道他急切,当即拍了拍那位符文大师的肩膀,开口道:“这位……老哥,麻烦让一让!”

秃头符文大师被人惊扰,不由的一愣,转头就要发脾气:“不要打扰我,哪里来的小屁孩,赶紧拖走。”

说完也不看王腾,继续埋头苦思。

他此时的情况无非就是阵法被破坏的太严重,许多符文残缺不全,他想要走捷径,快速修补,又恐阵法不稳,没使用多久便又被破坏,但若是按部就班的去修补,花费的时间又太长,根本等不起。

“小屁孩!”王腾眉毛一挑,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叫他。

精神念力从他眉心涌出,仿佛凝聚成一只无形的大手,拎着秃头符文大师的衣领,将他提到了半空中。

“谁?干什么,哪个王八羔子敢戏弄我,快放我下来……”

秃头符文大师一惊,在半空中不断踢蹬双脚,甚至动用了原力,但就是无法挣脱精神念力形成的大手。

王腾如今可是恒星级神念师,而这秃头符文大师顶多就是个行星级,如果被他挣脱开来,岂不是笑话。

守卫军领队看到这一幕,不由的一惊,目光惊异的看着王腾,同时心中也有些想笑。

秃头符文大师这时候的样子,就跟一只被捏住命运后勃颈的小狗,超凶的!

不过终究是符文大师,被人这样吊在半空似乎有些不大好,他正想劝说王腾几句,发现王腾已经在秃头符文大师方才的位置蹲了下来,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团青色火焰在符文破损处抹过。

被破坏的地方凹凸不平,但在那青色火焰的高温之下,破损处变得平整光滑。

只不过那些残留的符文也被一并抹去了。

然而王腾另一只收散发着莹莹光辉在那被修复之处笔走龙蛇,一道道符文快速的形成……

短短五个呼吸,这处破损的符文便被彻底修复完成,几乎与没被破坏过一模一样。

守卫军领队瞪大了眼睛。

秃头符文大师也消停了下来,目光愣愣的望着被修复如初的符文,以及已经转身走向下一处破损的王腾,连背后的无形大手已经消失他都不自知,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哎哟!”秃头符文大师摸着屁股,惊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