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谣虽然不好意思一直麻烦萧源,可是想到顾云念疼得连走路都困难的模样,拒绝的话就说不出来,只嘱咐她要懂事,不要太麻烦就萧源和药老。

顾云念看到萧源停到校门外不远的车,跟王小萌打了招呼,略微加快了脚步走过去。

习惯地要上副驾驶,抬头就看到位置上已经有个人影。

这时车窗降下来,萧源说道:“念念,坐后排!”

“好的!”顾云念拉开后车门,惊讶地发现慕司宸也在。

她冲慕司宸笑了笑,才爬上车。

没看见副驾驶的男子看她在慕司宸身边坐下,竟然没有被扔下车时,投来震惊的眼神。

至于萧源,在最初看到慕司宸抱着顾云念后,就习惯了。

美滋滋地想着顾云念是他小师妹,老大显然是给他的面子,选择性忽略了那时慕司宸还不知道他和顾云念认识。

车子直接开到一家酒店先去吃晚饭。

萧源跟顾云念介绍,“这是滕尔东,滕律师,作为母亲的代理人替她出面处理这事。”

同时,滕尔东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

绝美甜美晴日唯美迷人写真 甜美笑容温暖展纯真

顾云念惊讶地看着这份授权书,一眼认出上面的签名,是云水谣的。

他们是怎么在不引起云水谣的怀疑下,拿到这份授权书的。

看出她眼中的疑惑,萧源说道:“是师父给云姨打的电话。”

顾云念了然。

自从这个周末云水谣在药堂,与药老和药管家接触了两天,特别是跟药管家学过药膳后,云水谣对两老人就全然的信任,当成自己的长辈一样。

药老要这么一份授权书,连理由都不用问,就直接答应了。

蓦然,顾云念想到一个问题,脸色一黑。

她担心云水谣这么‘单纯’地容易相信人,会不会有一天把她自己也给卖了。

吃过晚饭,天已开始黑了。

萧源开车送她到距离警局不远的路边,歉意道:“小师妹,我和老大不方便露面,只有尔东一人陪了。”

顾云念歪着头思索了一瞬,了然地点点头。

“我不是小孩子,小师兄放心吧。何况还有滕二哥呢!”

看顾云念若有所思的样子,慕司宸眼中划过淡淡的笑意。

在顾云念下车时,忽然伸手,在她柔软的发丝上揉了揉。

“别怕,我们在外面等!”虽然,他怀疑这个胆大的丫头,是不是会有害怕这种情绪。

看着慕司宸眼中泛着的柔意,萧源和滕尔东看得眼睛都差点脱框了。

滕尔东更是不可思议地伸手揉揉他的眼睛。

这是假的,假的少主吧!

从下车到警局这一路,顾云念感到滕尔东不停地偷偷打量她,抽抽嘴角,脚步一顿。

“滕二哥,想问什么?”

“没什么!”滕尔东赶紧摇头,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他能问什么?

他什么都不敢问。

之前他还以为少主是看在萧少的面上,让他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