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珊珊皱着眉头说,“去,查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消息传了回来,虽然没有唐柔那边了解的情况详细,不过也总算知道了一个大概。

她定定一笑,“好家伙,我就说他不简单,苏菲,那可是天州出了名的大美女,苏家的掌上千金,听说在国外留学,已经销声匿迹了好几年。”

“啧啧啧,真是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家伙给骗到了手!”

“不过看这架势,苏家好像并不承认这门婚事啊?”

“有点意思!”

况珊珊来了兴致,“案子你们继续审着,就按照我制定的方案,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说着,她已经离开了指挥部。

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说心里话,她跟赵东的关系算不上熟悉。

因为这次的行动才第一次见面,甚至还有过摩擦。

之所以搀和进来,一来是因为唐柔。

甜美清纯情公主公园外拍美图

两个女人为了白清明,明里暗里斗了好几年,既然唐柔都去了,她怎么能错过这场好戏?

二来,她也是想因为上次造成的误会,去给赵东去撑撑场面。

楚家虽然不简单,可是想起父亲的提醒,她不禁想笑。

如果赵东真是那个部门的人,一个个小小的楚家,算个屁啊!

……

此时此刻,半山公馆8号院的私人庄园内,正在举行着一场小型的爬梯。

聚会的地点,就在庄园内的一座私人泳池。

来参加的人不多,不过以房子主人的身份和地位,有资格受邀的,自然都是天州圈子内的顶级人物。

楚天南,此时此刻就躺在泳池旁的一张沙滩椅上。

有人议论纷纷,“楚少,你当年能看中这里,可真有眼光!”

“可不是,现在,有钱都不买不到。”

“要不然,我非得让我家老爷子买一套来玩玩!”

楚天南低调道:“运气好。”

他从来不喜欢炫富,这些年做过最炫富的一件事,就是以13亿的价格,把半山公馆的8号院拍了下来。

不仅创造了天州房产的竞拍历史,也让楚家这个家族甚嚣尘上,甚至被编入了福布斯富豪榜。

当然了,房子肯定不值这个钱,他买的也不是房子,而是身份和地位。

就拿房源来说,半山公馆一共十三席,是天州最早开发的顶级楼盘。

不说别的,坐落在风景秀丽冬暖夏凉的南山景区,光是地理位置,就已经成为了绝版的存在。

只是可惜,这里被归纳为保护区,而且后续也永远不会再开发。

要不是半山公馆的购买者和开发商都不是简单人物,这几栋庄园也早就拆掉了。

也正因此,这里的收藏价值水涨船高。

每一套庄园都是极品!

虽然有价,但却无市。

原因很简单,如果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也不会有谁把这里的房子卖掉,丢不起那个人。

真要是卖掉了这里的房子,那也等于被天州的顶级圈子除名!

就比如前段时间,陷入风波的苏氏集团,当时可有不少人盯着苏家的13号院。

就等着苏家抵押,法院拍卖。

可惜,吴梅那个女人挺有个性,哪怕是山穷水尽,就是不卖!

说来也是厉害,这场风波竟然还真的被苏家给挺了过去!

为此,不少人都是遗憾了一把。

想着,他摇晃了一下酒杯,“魏少,时运不佳啊,当时我还想着,你要是真能把苏家的女人娶到手,咱们没准就成邻居了!”

魏东明脸色变换,很快又恢复正常,“楚少说笑了,我怎么敢跟您比?”

“以后,魏家的产业,还得靠您多关照。”

楚天南哈哈一笑,以他目前的地位,自然是小圈子里的灵魂人物。

能加入他这个圈子,身价最少都要十亿起。

就比如魏东明,虽然也号称是“百亿家族”的继承人,不过都是经济小报的胡乱吹捧罢了。

大多真正有钱的主儿,谁会把家底写在纸上?

开玩笑,真正有钱的家族,人家都低调着呢!

吹嘘家底,也就是魏家这种暴发户最喜欢做的事。

按照他的估算,魏家的家底,能有五十亿,都算高抬。

实际上,可能也就三四十亿。

其中还有大部分,都是不动产和抵押产,实际流水也就几个亿。

说实话,像魏东明这种身价,在外面可能光鲜亮丽,今天在这里,原本是没有资格坐在他身边的。

不过楚天南今天别有目的,也就跟他多聊了几句,“对了,魏少,跟苏小姐还有联系吗?”

魏东明故作轻松道:“婚事都黄了,还聊什么?”

楚天南摇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男人要大气一点,婚事不成,情义在嘛!”

有人立马就开始吹捧,“就是,楚少说的没错,男人要大气,这样才能做大事!”

“东明,我听说,苏小姐已经结婚了,真的假的?”

魏东明就像被触碰到软肋,脸色瞬间变得而有些不自然,“我也不清楚。”

有人故意追问,“听说她那个丈夫,好像还是一个小保安,你见过没?”

魏东明霍地一身,结果撞到了一旁的美女。

美女吓了一跳,手里的酒水洒了他一身。

她急忙道歉,“不好意思,魏少。”

魏东明强笑,“没关系。”

说着,他深吸气,“各位,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众人看着他落荒而逃,笑声也肆无忌惮。

“这个魏东明,要说也真是倒霉,到嘴的鸭子都飞了,没用!”

“你们说,是不是他床上不行,无法满足苏小姐,这才鸡飞蛋打?”

“你们看他的样子,像不像落汤鸡?哈哈哈。”

“楚少,你叫他来干嘛?跟咱们也玩不到一起啊!”

楚天南神秘的笑了笑,“自然是一会有场好戏!”

魏东明还没走远,听着身后的议论,有种被人当众脱光的羞怒。

直到走进洗手间,他这才用力一拳砸在墙上。

力道之大,瞬间就染红了墙面!

他仰起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里逐渐散发出兽性的光芒,“苏菲,你个贱女人,要不是你,我今天怎么会成为笑柄?”

“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