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莞尔,看向赵东问,“我能做主么?”

赵妈妈在后面笑着开口,“傻丫头,问他干嘛?你是我认准的干女儿,赵家的事,你都能做主!”

大嫂在旁听见这话,微微有些吃味。

都是儿媳妇,婆婆明显的偏心苏菲。

不过眼下不是内讧的时候,尽管心里不舒服,嘴上也没什么。

但是心里平白扎了一根刺,怎么都觉着别扭。

苏菲不觉有异,从大哥的手里接过租赁合同。

以她的出身,这种制式合同看了几眼就抓到了关键处。

苏菲抱着肩膀说,“李嫂,租赁合同你可以拿去看一下,上面写的清清楚楚,装修期我们是给了三个月的免租期,你的装修费,自然不能我们来承担。”

李嫂气势不弱的反问,“你不承担?你凭什么不承担?装修的是你们老赵家的房子!”

赵东在一边听得直皱眉,如果是来硬的,三拳两脚丢出去就是了。

偏偏遇到李嫂这种无搅蛮缠,没理都能占三分的人,他是实在没辙。

陈柔希甜美的夏日笑颜

心里有些疑惑苏菲能不能应付的下来,结果转头一看,母亲却毫不担心,反而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正想着,有脚步声传来。

来的人是李哥,李丹紧随其后。

李哥知道媳妇不甘心,可是并不知道她要来上门闹事。

有些尴尬的训斥了一句,“你说你,好端端的不去招呼客人,来这干什么?”

说着,他掏出烟盒。

大哥没接,赵东自然也不会要。

李哥讪讪的收回手,瞪了李嫂一眼,“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赶紧下去?”

李嫂破罐子破摔,“下去?凭什么?他们姓赵的欺负人,我今天就是来讨个说法的!”

李哥明知故问,“说法,你想要什么说法?”

李嫂把她那套歪理一说,连李哥也愣住了。

情感上,他不愿意跟赵家人闹僵,毕竟这些年抬头不见低头见,赵妈妈也没少给他们夫妻恩惠。

可心理上,又有些放纵媳妇的意思。

如果媳妇能闹出一点好处,未尝就不是坏事。

反正因为李丹的事,两家人已经撕破了脸面,没必要再顾忌什么,为了面子跟钱过不去?实在划不来。

再说了,凭什么赵东让搬,他们就得乖乖搬走?

事情的起因是李丹,动手的是苗大庆,如果不是赵东多管闲事,这件事怎么也牵连不到赵妈妈。

闹到最后,反倒要他们两口子卷铺盖走人?

怎么想都有点不服气。

到底是两口子,李哥这面一犹豫,李嫂立刻就知道了怎回事。

知道有自家男人撑腰,她胡闹起来也更加硬气。

把鞋一脱,坐在地上就开始嚎啕大哭,“哎呀呀,我不活了,赵家欺负人了啊……”

李哥虚情假意的劝了两句,然后扭头看向赵东,“小东,你看这败家媳妇,我也管不了她……”

赵东笑了笑没说话。

李丹在一旁急的不行,忙着说,“大嫂你这是干嘛?”

李嫂眼睛一瞪,“没你的事,死丫头,一边去!”

“你要多少钱,我给!”

“你给?你一个丫头片子,吃我的,住我的,你哪来的钱?你给的起吗?”

李嫂越说越气,“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还胳膊肘往外拐?怎么着,真被赵家老二给勾了魂,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李嫂话音落下,围观的众人哈哈一笑。

李丹面皮薄,“嫂子,你别胡说!”

李嫂耻笑,“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也不照镜子看看,他哪只眼睛能看上你?”

赵东算是服气,李嫂这张嘴巴还真是不饶人。

捕风捉影的事,能让她说的跟真事一般。

他有些庆幸,还好刚才没有上前理论,要不然被她拿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来挤兑,他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有邻居在不远处指指点点,这种男女关系的绯闻八卦,最让人津津乐道。

大嫂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嘀嘀咕咕的跟赵妈妈埋怨起来,“妈,李嫂就是泼妇,苏小姐是大家闺秀,她怎么能搞得定……”

赵妈妈没表态,大嫂也不敢抢着说话。

见李嫂闹了一会,有些累了,苏菲这才上前,“李嫂,闹够了?”

李嫂确实累了,喊的口干舌燥,偏偏没人搭理她。

要是对上赵家的老大媳妇,她反倒轻松,两人吵吵闹闹,就算辩不出道理,也总能把水搅浑。

赵妈妈在街上也不是没名没姓,抹不开面子,最后肯定妥协。

可是对上苏菲这种金枝玉叶似的大小姐,她胡搅蛮缠那一套反而不好施展。

苏菲接着说道:“可以,想让我们承担装修费用?没问题!”

大嫂皱起眉头,偷偷拽了拽大哥,示意他上前拦住,别让苏菲乱说。

这种冤大头的事,怎么可能由着李嫂胡乱张嘴?

大哥碍于小东的面子,站在原地没动。

李嫂怕对方反悔,急忙接话,“真的?”

苏菲点头,“没错,不过这费用,不能你说多少就是多少,你最起码得给我拿出一个发票吧?”

李嫂装傻充愣,“什么发票?”

苏菲耐心解释,“当然是装修的发票!”

“要不然的话,你开一个火锅店,我就要赔你三十万。”

“如果你开的是博物馆,我是不是要把整栋房子都赔给你?”

听见这话,众人哈哈一笑。

李嫂面子挂不住,“你少给我说没用的,发票我找不到了,总之你今天不赔钱,就是不行,我就坐这不走了!”

苏菲笑着问,“找不到了?”

李嫂面色不变的说,“没错,找不到了!”

苏菲皱了皱眉头,“那也行!”

说着,她吩咐赵东去拿来纸笔。

然后又说,“我说你写……”

片刻后,一张字据跃然纸上。

苏菲递了过去,“行了,你签字吧。”

李嫂狐疑接过,“这是什么啊?”

李哥也凑过来看。

苏菲解释,“房租的补充协议,要不然的话,今天给了你三十万,你下次又找别的理由再来找我要钱,那怎么办?”

李嫂听见有钱拿,喜笑颜开的点头,“放心吧,这次两清,以后保准不会再找你们要!”

说着,她狐疑的看了苏菲一眼,“苏小姐,你该不会在这张协议里面做什么文章吧?”